青青园中葵

江南无一物,聊赠一枝春。

背景来自中国天文科普网。

写字好难啊QAQ

我是坚定的第八星系居民了(。

江城旧事 贺岁

夏汐来到江城将近两年,却还没有在这过过年。

去年从漠北赶回来的时候,过年的氛围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江城也恢复了平日的生活节奏,就一个花灯会让夏汐过了一把小瘾。

今年总算可以过个有头有尾的年了。


江湖杂录这一期有一个特别栏目,说各地过年吃什么,灵感来源于夏汐有天突然说,衫衫,我们不包粽子吗?

“包粽子?”

“是啊。”夏汐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没发烧吧,这是过年,不是端午啊?”

“江城这里!过年不吃粽子?”

“……”

“我家乡那边,过年要吃板栗肉粽的!可好吃了!”

“板栗肉粽?我还以为你们那也吃甜粽子呢。”

今年端午的时候,司城陪着夏汐回了一次南方家里,当时吃的是什么馅都没有的凉粽,蘸着刚酿好的百花蜜。司...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尾声

【尾声·江城旧事终老去】

在蕴灵城里好吃好喝了一顿,洛云缎说已经派人寻找废弃区域有没有迷路的人了,司城向姐姐表示自己还是要回江城去。

夏汐脑袋上的白团子不安分了。

夏汐歪着头和它嘀咕了半天,猛地拽起傻站在一边看着洛云缎流口水的夏记川跑出去。

洛云缎呆了两秒问司城:“你带来的这个小姑娘……也是他们一伙的?”

司城也不明所以,只好提出跟上去看看。

结果就看到夏汐掏出怀里的玉佩,又摸出夏记川身上的,啪地拍到了某扇门上的凹处。

洛云缎伸出手大喊:“不行——”

迟了,门已经开了。

白团子一蹦一跳跳到了冰床上,床上的人缓缓醒过来,用手理了理蓬松的尾巴,明眸皓齿,笑着对夏汐说...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拾贰

“唤灵!唤灵!醒醒啊唤灵!”

“别睡!唤灵别睡!”

“揽风……”

“唤灵,来,吃点东西,这块树皮我嚼过了,应该不硬了,吃下去吧,啊?”

“我觉得……我不行了……”

“别说傻话!明天,明天暴风雪一定就会过去了!太阳就会出来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醒来时,头还隐隐作痛。

夏汐揉揉头说:“怎么回事?”

“应该是触碰着禁制的时候晕过去了……这里是祭坛周围么?”

“那些人呢?”

“谁知道呢,大概喂祭坛守护兽去了吧。”

“……我们怎么没事?”

“我好歹,也是正宗血统的城主。至于你……我就不知道了。”

“我也是。”

正在摸索周围环境寻找出口的司城打了个趔趄。

“你说什么?”...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拾壹

记川喊着:“别追了!他们要走最好,省得待会惹麻烦!”

莱亚急急拉着他:“可那个司城呢?也放她走?”

记川冷静地说:“没看到那个高个子男的,她应该也没走,就在他们刚刚出来的那扇门里,跟上去。”


司城努力辨认着各种模糊的标记,指导银子破解机关,向蕴灵城靠近。

银子说:“你把他们带到更远的地方不好?”

“不行,他不是说那些妖僧从别的地方进城了么,只把他们带走没用,我要把他们全都带到可以一网打尽的地方。”

“那几个侠士一起?”

“都是要打白徵大人主意的人,没什么好手软的。”

又一次破解机关后,司城不经意间瞥到墙角开出了一朵小花。

“怎么了?”

“活的,这里的城已经是活的了。”...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拾

司城一行人几乎是以最快速度跑去了中间的路。

一路上不明情况的留白还在不停地问“怎么回事”“跑什么呀”“好累啊可以休息吗”,却是轻巧地跑在了队伍第三的位置。

第一第二自然是司城和被她拽着的夏汐——司城是带路的。

和聒噪的徒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夏汐这个师父父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任司城拽着她的右手向前跑,左手不动声色地扶住了剑柄——那两把剑跑起来响动太大不太方便。

她的双剑,在醉小楼住了三天后,司城说害怕她这么轻信人会被骗走,就替她收了起来,连去金陵都没让她带,大半年不用手都生了不会使了,这次到漠北司城却特地找出来让她带上了。

她是迷迷糊糊,可再神经大条,再后知后觉,现在却也隐隐明白了什...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玖

司城后半夜有些支撑不住睡着了,好在也没什么危险,就是熬夜之后早上闻到油腻的烤肉味醒来胃里实在有些不舒服。

烤肉味当然是来自吃货师徒。

司城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对一大早就开始吃不利于健康的油腻食物的小姑娘实在无奈,只好由她去了——反正也就吃这么一餐了。

下地道之后,如果情况糟糕一些的话……她的事以后也由不得自己操心了。

这么想着,司城收拾好包袱,回头看了一眼白茫茫的沙地,怀着一种不真实感跟在大部队后面进入了地道。


银子和白尚夏走在前边和后边,把三个姑娘家围在了中间。目前还没什么危险,白尚夏还和两个小姑娘聊起了天。

情圣体质的白大侠信誓旦旦向两个小姑娘吹嘘:“我住的地方啊,有很...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捌

上次与银子谈话后半个月,新的江湖杂录出版了。为了迷惑暗中盯上他们的势力,司城还用了一个版面专门讨论分析这次大漠宝藏的传闻,并高调说明为了调查这一传闻的真伪,司城打算易装出行漠北,因此下期江湖杂录停办。原本打算观望的大部分人得知青衫公子也要去凑热闹之后,都蠢蠢欲动,就算没有找到宝物,只要能一睹司城公子风华,那也是值了。一时间酒肆里游侠们交谈的话题都是此事。

为了隐藏身份,多人得知与青衫公子交好的夏汐被司城强拉去易了容,在司城多次保证一出玉门关人少了就给她洗回来之后,小姑娘才不情不愿地乖乖让讨厌的银子大侠在她脸上糊了奇怪的东西。

“从现在起我叫阿橙,你叫小朝【zhao】,银子……”

“我叫夕...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柒

这之后的日子还是平静如常。不同的是,夏汐是确实一无所知,而司城则是故作淡定暗中观察。但是观察来观察去,除了“这么呆的家伙怎么可能是来骗情报的”这种想法愈发强烈之外,没有任何地发现。

自入冬以来,夏汐抱着小手炉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江城的湿冷正在一点一点消磨着她早起练剑的意志。在她进十一月以来第三次炼完剑就回去窝被子里发了两天烧之后,司城让她以后还是出太阳的下午再练剑吧。

“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么。”发烧的第三天,给夏汐吃了从堇医师那里开来的药后,司城嘀咕着走了出去,就看到狼叔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外。

“怎么了?”

“公子,江湖上近日开始有流言,不知从哪里开始传起来的,说漠北有地下古城,城里有可以...

查看更多

江城旧事 陆

“夏汐,你叔叔来信和我说了,他们要在金陵小聚,邀请你过去?”

“对呀对呀!大侠们的聚会呢!……衫衫你不去?”

“人多口杂。”

“哦对哦!衫衫你的身份!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你是女孩子呢!”

司城但笑不语。心里想,其实还有更复杂的理由,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罢了。

两天后,夏汐收拾包袱去了金陵。而醉小楼此时却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狼叔看到来人后,给醉小楼挂上了今日闭门的牌子,就放下了门帘,把来人带进了司城的房间。

来人摘下纱帽,露出一张与司城有几分相似却平白多了几分娇嗔的脸。司城不动声色地把茶沏好,叫了一声:“姐。”

洛云缎也不客气,直直走到桌前坐下,就商量起了正事,“近日似乎又有人打起了...

查看更多
©青青园中葵
Powered by LOFTER